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9-06

今年有两个电视选秀节目是基本上全部看了的,一个是《赢在中国》,一个是《快乐男声》,前者主题是创业,后者主题是音乐,正好我现在的角色是一个音乐相关项目的创业者,但这并不是我对这两个节目感兴趣的原因。而是因为当我把这两个节目放在一起比较,发现了一些值得玩味的东西。


一、节目:赤裸裸VS金灿灿


为什么说《赢在中国》是赤裸裸呢,因为赢在中国总是尽量剥去选手的伪装,让选手的最细微的错误都能够暴露无余。比如前两场里面陈伟动用了一个他认识的评委的资源,但是在面对评委质疑的时候却说当时并不知道他是评委,但是评委调查后发现他并没有说实话,于是在后一场的比赛里,马云就毫不留情地指出了他的这些“小动作”太多。并且这些暴露还不仅仅在现场点评面对摄像头的那十几分钟,而是整个比赛的全程都时刻监控,昨天那场里夏霓在比赛过程里被发现坐在那里玩手机游戏,尽管她辩解说那个时候已经感觉稳赢了,但是马上被马云提醒“在商场上不到最后一分钟,不存在已经结束已经胜利”。在《赢在中国》里,选手时刻都不能掉以轻心,如何一个打盹一个小当作都有可能被抓住。


而《快乐男声》则恰恰相反,它尽量去包装选手的精彩,甚至是不断设计出本不属于选手自身的精彩,选手们每一场都要穿上一层层金灿灿的外衣,秀完了神情还要秀动感,秀玩了动感还要秀创作,秀完了创作还要秀温情。的确,金灿灿的外衣的确看得赏心悦目,但是这样的精彩会让人离自我的本真远了。有时候金缕玉衣太沉重也会不合身,适得其反,比如俞灏明呕哑嘈杂难为听的小提琴。最终评委只能对其勇于挑战的勇气表示钦佩。尽管也有包小柏这样的冷血评委喜欢一针见血,但是其目的是为了让选手更好地在下一场表演里扬长避短。但是在《嬴在中国》,你的短是避无可避的。


二、选手:我要成为谁VS我是谁


对于选手而言,《快乐男声》给选手的价值在于让选手知道what should I do,因为他们的成功在于谁能够更好地吸引更多的场外拥护者,听众观众最要什么,你就必须去作什么,成为大众娱乐明星,寄托大众群体的梦想和希望,你需要按照大众心目中的偶像去塑造自己,并且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这样的塑造。选手要尽量去打动更多人群,用你的歌声,用你的舞台表现,用你在评委里的印象,用你的背后的故事,甚至用你的绯闻。《快乐男声》里的成功不是作回你自己的成功,而是作别人希望你作的人的成功。所以更关注作自己的姚政和阿穆隆难以进入前五。


而《赢在中国》给选手的价值更多的在于让选手知道who am I,每个人经历过社会的种种经历,都会给自己带上各种伪装的面具,《赢在中国》就是不断地剥去这些伪装,让选手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本质。每一次都是揭开伤疤,并且还要在血淋淋的伤疤上用聚光灯灼烧。很多选手参加完《赢在中国》后都有一种脱胎换骨获得重生的感觉,因为伤疤被揭过,虚伪被鞭笞过,留下的是就只有在困难中屹立不倒的骨气了。


三、观众:憧憬VS自省


对于观众而言,《快乐男声》是一场娱乐消费大餐,它带给人们更多的是憧憬,那些快乐男生们是阳光的,是有才的,是美丽的。他们的形象里蕴含了几百万短信背后人们的梦想,人们总是把自己在现实生活里难以实现的美好寄托在这些精心打造的形象上。人们对于快乐男生们更多的是憧憬,他们唱出了我的心声,他们张扬的个性也是我的个性,他们做到了我作不到的。看《快乐男声》是一种梦想的延续,是一种酣畅淋漓的思绪飞扬。


而《赢在中国》则正好相反,每次看《赢在中国》都是一身冷汗,每一个伤疤痛快地被揭开都不断反躬自省——要是换了我,我是否也会犯同样的错误,每一个被评委犀利点评的缺点都会在自我身上映照一下。尤其是商业实战,更是如此,比如昨天看到红队比赛里李海镛安排签售的环节时候出问题的时候就会想到他的流程设计有问题,自己以前也是因为曾经犯过这样的错误才会第一时间看到他的问题。而看到李书文他们开始的困境下有些丧气的时候,也会努力去想换了我该怎么办,而看到后面他们的一系列细节的处理不得不为之叹服。赢在中国让每个创业者都能够自省,从而不断修正自己。


赤裸裸的《赢在中国》和金灿灿的《快乐男声》都很成功,也都很吸引人,因为我们需要快乐的憧憬,也需要痛苦的自省。